さもあれば をしからざりし いのちさえ
この身も永久に うつくしく
[1个过激零p 吃零all]

四十四次日落和最后一次送行

/是老文了 在大噶都认为日日日要搞涉零事儿的时期写的 bug改着改着不想改了 你们就当这是平行世界
/ooc致歉 不会写涉 只想吹零
/bgm《紫陽花の夜》歌词巨适合这两了

日日树涉曾无数次地在脑海中描绘日落的模样。每当谢幕时他低垂眉眼,在台下经久不息的掌声中深深鞠躬,抬起头时能看见预示白昼终末的橙色霞光。那时起他便已经意识到所谓孤独在他心中意味了什么,当他一个人如骄傲的鸽子一般在三三两两结伴的人群中穿过时,橙色的孤独已在他心中打下了一圈圈年轮般的烙印,万顷霞光落在他身上,太过沉重以致近乎无法呼吸。
第一次见到朔间零是在live house上,一片嘈杂声中众人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,接着人流疯狂往一个...

无关风月(删后补档)

/零薰,就是个片段,个人理解,没剧情。
/就 lof主页空着不太好

黄昏时分他自冰棺中醒来,寒冷吹走了倦意凝结在他眼上的雾气。表面光滑透明如切玉削髓的棺盖斜盖在一侧,半掩着,将将留出能透出视野三分之一的狭缝。那冰并不纯粹,封冻着凝结时掺杂进的气泡,徘徊成天空中云卷云舒的模样。几缕血红的细丝横劈进半透明的冰中,是红宝石的颜色,也是略带苦涩的劣质樱桃糖的颜色,还是他双瞳的颜色。他眸子微合,睫毛上实打实地结了一层霜,使得那目光也冷冰冰的,带着冰碴似的,不是带着温度的血色而是余温散尽的夕照斜阳。
不知道沉睡了多久啊。即使是神,也会被禁锢在终日寒风凛冽的荒原之上,除了一颗孤独的心,终年没有任何能够作伴的人...

© 临于轩榭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